wanzhangchangying

鹰和鸡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几只鹰在旷野上漫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群鸡在野外觅食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忽然,一只鸡发现了鹰,大喊:快来看呐,那是什么?

              鸡一:和我们差不多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鸡二:那就是鸡呗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鸡三:好像是鹰。听说能在天上飞。

           鸡四:既然能在天上飞,怎么在地上呢?

          鸡五:和我们一样,有腿、有翅膀,个头比我们小,不比我们多个鼻子多个眼。

           鸡六:长得还没我们大,能飞上天?谁信。

           鸡七:我们最厉害的王也不过飞上墙头,他们那么小,飞上天还不被风刮没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鸡九:那都是传说,谁见过?

           忽然,一阵大风吹来,鹰乘势腾空而起。

           大风过后,匍匐在地上的鸡不见了鹰,鸡王说:怎么样?说他们不行吧,一阵风就把他们刮没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鸡三:可能是飞上天了吧?

            鸡六:飞上天?我们找找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过了一会儿,鸡们齐声说:天上没有啊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一只鹰从空中俯冲下来,叼着一只鸡走了,其它的鸡四处惊散。

            鸡王一口气扑棱棱跑了很远,感觉没有了危险,就止住了脚步。过了一会儿,其它的鸡跟了上来。鸡王昂起头,挺起胸说:我这王没白当吧,逃命你们都不行。

           听了鸡王的话,一只年轻的鹰准备俯冲下去,吃掉鸡王,老鹰止住说:留着吧。年轻的鹰不明白:留它何用?一遇到危险,只顾自己逃命,不勇敢,不管其它的鸡,一点团队精神都没有,还自以为聪明,做得正确。这样的鸡王要它何用?老鹰:对我们来说,这样的王、队员当然要除掉。但我们需要鸡有这样的王,这样的队员。这对我们非常有利。我们可以各个吃掉。明白吗?

        年轻的鹰点点头,跟着老鹰飞向远方。

论制度序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忧什么?为谁忧?怎么忧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世事纷争,群雄逐鹿。白骨露於野,千里无鸡鸣。对此,老子无能为力,要回到小国寡民的时代去。可是,在小国寡民的时代,人类的生产力极其低下,人类根本无法保障生活必需品的需求。人类岂能不为衣食住行而忧?

         孔老夫子搞等级制度,繁琐的礼仪,又骂“苛政猛于虎”。这能解决物质资料的供应?

       ‘等贵贱,均贫富’,还是在有限的物质资料的基础上的最低合理分配,解决不了人类日益发展的物质资料的需求。

       倘使子孙后代都能够衣食无忧,荣华富贵,还有什么可忧的?忧的是子孙后代不肖、无能、伤残贫弱,在这样的情况下子孙后代怎么办?为此,千千万万的人拼命的攫取权利,以解决后代的生存发展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做到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忧有积极的忧,消极的忧,正确的忧,错误的忧。

        拼命的攫取权利,并没有解决后人的忧,相反,倒使很多人发出了‘来世不生帝王家’的哀叹。

        怎样才算积极的忧,正确的忧,进而让子孙后代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都能有尊严体面的生活着?

        这就需要建立一种制度,一种既能最大限度的发展生产,提供足够的物质资料,又能公平合理的进行分配的制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社会从产生的那天起,就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条件为中心展开斗争----人类内部的斗争和人类与自然的斗争。

        斗争的中心内容是,为谁斗争,谁去斗争,由此产生出了斗争的方式和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为谁斗争即通常所说的政治,谁去斗争,怎么斗争,构成了制度的全部内容。

吃个有吃个没有

       一日,二黑去赶集,遇见了亲家。二人寒暄几句后,亲家看着身著露着棉花的破棉袄,腰系着草绳的二黑,叹息说:大哥,别那么会过,不舍得吃,不舍得穿。想开点,咱们还能活这么大岁数吗?

        二黑回到家里,想起亲家的话,越琢磨越对,为了尽早过上好日子,终于想开了。先卖掉了小油坊,有了钱,吃上了大鱼大肉,穿上了西装革履。卖完了油坊卖磨坊。卖完了磨坊卖土地山峦。那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。街坊领居,四里八村,很多人都羡慕。

        有些家里的孩子老婆兄弟姐妹,都鼓动家长学二黑。一家长对他的家人说:我不想让你们过好日子吗?咱们得慢慢来。学他那样,把祖辈、子孙后代的财富都卖光了,将来怎么办?子孙后代怎么办?“竭泽而渔”,不是抓不到鱼,而是再也没有鱼可抓了。

       若干年后,二黑把房子也卖光了。这时,二黑已年逾古稀,已是贫病交加了,头发也白了,背也弯了。

       二黑又穿着露着棉花的破棉袄棉裤,腰系草绳去赶集。

       在集上,二黑又遇见了亲家。亲家说:大哥啊,告诉你别舍不得吃、舍不得穿,想开点,你怎么还这么会过呢?

         二黑叹口气:亲家,我就是听了你的话,想开了,把油坊、磨坊、土地山峦、房子都卖了,过了40年的好日子。现在,什么可卖的也没有了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      亲家打断了二黑的话:哎,大哥啊,你也得吃个有吃个没有啊。老本都没了,你还吃什么呀?

猪和驴

          驴每天为养猪场运送物资。

          一日,驴仰天大鸣。

          主人吓了一跳,惊问:驴啊,你这是怎么了?

         顿时,驴感到无限委屈,驴泪长流。

         主人:主人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?有什么话尽管说,不怪你。

         驴止住了驴泪:主人啊,俺多想成为一头猪啊。

         主人:你为什么想做猪呢?

         驴:主人,你看这些猪多好多有福。住着干净明亮的猪舍,吃喝有人伺候着,不愁吃不愁穿,看病吃药全免费,还有专人负责。吃饱了睡,睡好了吃,无忧无虑,一个个长得膘肥体壮,进出有专车伺候,时不时还发发猪脾气。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啊。

        主人:除了干点活,你的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啊。

        驴不停地尥着蹶子:俺就想象猪那样生活。

        主人:那好吧。不想干就算了。

        此后,驴什么活也不干了,专门有人此后着。

        几年后,驴长得膘肥体壮。

        一日,驴被牵进了屠宰场。

       驴大惊:主人,你这是要推完磨杀驴吃吗?

        主人:驴啊,那些猪整天好吃好喝,好睡好住,有专人此后着,不就是为了杀肉卖钱吗?要不,养他们干什么?难道让他们作威作福做老爷?

朝鲜半岛局势

    清明期间与乡亲、同学、好友谈了很多。现摘录关于朝鲜半岛问题的部分内容。

         问:美会不会打朝鲜?

         答:会。

         问:什么时候打?

         答:不知道。

        问:美吃饱了撑的,打朝鲜干什么?

       答:美需要一个动乱的半岛。

       问:这对美有什么好处?

       答:好处太多太大了。

       问:美会怎么打?

       答:略。

       问:某国会不会第二次援朝?

       答:不会。

        问:为什么?

       答:略。

       问:俄会不会加入?

       答:俄的上策是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   问:朝鲜动乱后会是什么情况?

        答:跟中东差不多。

        问:某国会不会派兵维稳?

        答:会。但会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       问:   动乱后对某国有什么影响?

          答:略。

          问:对俄有什么影响?

         答:有普京政府在,会朝好的方向转化。

论赵括

       打开历史,在千千万万的将领中,最不值得同情的是赵括。

       赵括的悲剧,客观责任在于赵孝成王。赵孝成王的责任在于不知人善任。廉颇与秦军对垒,虽未取胜,也未大败。赵孝成王缺乏主见,听任手下不负责任、无真知灼见的意见的鼓动,急于求成,在理由不充分的情况下,以赵括换廉颇。

       赵括悲剧的主观责任在于赵括。赵括的父亲赵奢是名将。赵括的军事知识是跟他父亲学的,而且,连他父亲都难不倒他。如果赵奢办个军校,赵奢就是校长、主任一类的人了。所以,赵括既是官二代,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。赵括这个人没有自知之明。不知道他拥有的仅仅是书本知识,而没有实践经验,不老老实实的从基层,脚踏实地的做起,贸然担当大任。他不知道战争的胜败意味着什么。赵王又轻信赵括的大言、壮言、狂言。

       对于赵括能否担当大任,赵括的父亲赵奢知道他不行,赵括的母亲知道他不行,赵括的对手秦国知道他不行,赵王、赵胜等人怎么就不知道他不行呢?秦国又是怎么知道赵括不行的呢?秦国又是怎么知道赵括不行的呢?

       赵国重用赵括,难道不是因为赵括是官二代,又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?

       秦始皇也吃过大言、壮言的亏,如李信,但秦始皇立即纠正了自己的错误,主动去请王翦。

    从赵国临时重用赵括一事看,赵国没有人才储备制度。什么是人才储备制度呢?还是略吧。

略论白起

            古今战将,我把白起列为第一。

            白起的仗打得漂亮。在冷兵器时代,以相对优势和相对劣势的兵力,一次歼敌几万、十几万、几十万,谁能做到?长平之战,斩首40余万。三大战役,一役也不过斩伤俘50万左右。

           商鞅为秦国打下了坚实的制度基础。然而,在白起以前,没有人能够充分发挥商鞅的制度优势。后人将白起王翦廉颇李牧列为战国四名将,不赞成这种看法。廉颇李牧虽然优秀,打了一些胜仗,但他们没有改变赵国的被动局面。白起以前,秦国是处于战略防御阶段的。从白起开始,通过一系列战役,改变了秦国的局面,使秦国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,加快了统一六国的步伐。继白起之后,王翦继承而且发挥了白起创造的有利形势,完成了一统。王翦有资格与白起并列。这也许是司马迁先生将白起王翦并在一起写传的原因吧。

        就是这样一位顶级将领被赐死了。客观上,这是专制制度的劣根性--专制制度何曾把人当人!。历史上,有多少优秀人才枉死在专制制度之下?!如果白起生活在民主制度的社会里,“王”有权撤销白起的职务,却无权夺取白起的生命。倘使“王”无故夺取了白起的生命,那么,“议员”、“代表”、国民就有权弹劾或罢免“王”,甚至审判“王”。

          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了。专制制度的存在,不只是一国、一民族的耻辱,也是整个人类的耻辱。

这个产品算谁生产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某企业生产毛纱,产品全部出口。请问:该产品算谁生产的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算该企业生产的?算该企业所属国生产的?且慢-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生产该毛纱的设备是进口的,工艺是外国的,资金的一部分或大部分或全部是外国的,主要原材料必须进口(外商指定的外国企业),主要辅助材料必须进口,销售市场完全掌握在外商手里,请问:该产品算谁生产的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数据是很好看的,如进出口数据,产品的生产量、品种数据,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数据,产品的销售数据,用工量数据,就业率数据,国际排名数据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数据美方集团喜欢否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些经济赵括们,知否,美方集团的经济白起们美出银河系了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美方集团也太不厚道,说声谢谢啊?

评长平之战

          长平之战过去2000多年了。在现代科技条件下,分析总结长平之战是否有必要?有必要。因为战争的一般原则没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战争(战役、战斗)的一般原则?即能不能打。由此生出两个问题:能打怎么办,不能打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迫于命令和时局(当时国共谈判)在不情愿的情况下。林彪两次在四平失手。或者,林彪等人认为不能在四平与国军打大仗,即不能打。在不能打的情况下打了,怎么办?在不能再打下去的情况下,林彪果断及时巧妙地撤军了,因而保存了实力。

      长平之战赵方犯了两次战略性错误:

      第一次,赵方抢了秦方到嘴的肉(上党),秦方去夺,赵方保。

      这一阶段的指挥员是廉颇。在这一过程中,赵方处于被动失利的局面中,或属于相持拼消耗的阶段。在这一阶段中,廉颇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即与秦方拼消耗。身为指挥员的廉颇,应当清楚地了解赵秦双方的国力。拼消耗赵方是拼不过秦方的。而且赵方要胜秦方也没有把握。此时的廉颇应及时向朝廷反应实际情况,建议朝廷放弃上党,保存国力。但廉颇没有这么做。难道廉颇不知道赵方拼不起消耗?

       这是赵方犯得第一次战略性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次,在上述情况下,赵方上至国君,下至将相参谋,没能清醒地认识战局,因而放弃上党,退出战役,保存实力,而是在错误的基础上继续犯错误,派赵括接替廉颇,企图扭转战局。赵方这么做的目的是志在必得,争一城一地的得失。

      赵括在接替廉颇之前之后,对战局的认识是很不清醒的。如果赵括对战局有清醒的认识,应当建议朝廷放弃上党,撤军保实力

      正因为赵括对战局认识不清,才接受了任务,又带了20万赵兵,去接替廉颇。

      如果赵括是一位明智的将军,他就应当认识到这场战役的性质:赵括带去的20万赵兵,加上廉颇那里的20余万赵兵,几乎是赵方全部的家当,这意味着什么?这是决战啊。如果秦方败了,是什么性质的败?对秦方而言,是伤筋动骨的败吗?如果赵方败了,又是什么性质的败?赵方将朝什么方向走?对此,赵括没有清醒的认识到。

     赵括上任后,秦方及时调整了战役意图,要让赵方从此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 秦方调(增)兵遣将,那么大的动静赵方会不知道?赵方是怎么理解这一信息的不得而知,但从赵方也调兵遣将的动作看,赵方是押上了国运的。押上国运值不值得呢?

     假设秦方不换白起,又假设秦方败了,也伤不了秦方的筋骨,而赵方呢,即使胜了,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,而且,秦方迟早还要夺取上党。如果赵方败了,而且败的不那么惨,按一半算20万,赵方也再无力与秦方相抗衡了。

      这种押国运,因小失大的决策和战役,是不是战略性错误?

      倘使赵方能够清醒的认识战局,就应当及时放弃上党,令廉颇撤军保实力。这种押国运的决策和战役,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能干的。

       在讨论是否出兵朝鲜时,彭大将军说:出兵朝鲜是必要的。打烂(败)了,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。如果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,他要发动战争,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。这是对战局最起码的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如今,连瑞典那样的国家都要恢复义务征兵制度了。这是对时局的一种什么认识呢?

这个爹好不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,一次,午饭后,父亲领着我去本家的四爷家里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正赶上四爷家里吃午饭。吃的是打卤面。四爷一边说着客套话,一边将盆里的肉全部舀进自己碗里,再从自己碗里捡几块给他的两个孩子。这时,在现场的人中,有人夸赞道:那看,这个爹多好。又有人随附着说:是啊,吃点肉,还挂挂着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四爷家里坐了一会儿,父亲带我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路上,父亲问我:刚才的事,你都看到了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看到了。我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怎么看?父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。我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觉得你四爷的做法妥不妥当?父亲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怎么不妥当?我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咱家怎么做?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忽然明白了,说:四爷吃独食。做得不公平。肉应该放在盆里,谁吃谁舀,不应该都舀进自己碗里,只分一点点给他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既然不对,那些人为什么还夸你四爷呢?父亲继续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拍马屁呗。我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在以后的人际交往中,要注意这两种人。父亲叮嘱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应了一声,一会儿到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此事可以引申,不过,算了吧。